湖南隆回一农民痴迷写作28年 发表文字300余篇

“老婆快看,又发了一篇稿子!”6月20日傍晚,隆回县岩口镇岩口村村民彭如手拿2012年第6期《文史博览》,高兴地对妻子刘国秀说。这期杂志上刊登了他写的《毛主席发展的第一个党员》。

彭如是地地道道的农民,今年48岁,初中文化,受爱好读书写作的父亲彭建洪影响,劳作之余喜欢舞文弄墨。1984年,他在上海一本杂志上发表处女作《孟姜女的传说》后,坚持写作不断。28年来,他走村入户采集素材,在各级报刊发表民间故事、竞猜lol比赛的app文史、小说等稿300余篇。2002年10月,彭如加入省民间文艺家协会。今年6月,又加入了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。

彭如以种田、开拖拉机为生。多年来,他无论身在何处,口袋里总揣着纸和笔。在院子里,听到老人讲过去的故事,他总要刨根问底,搞清来龙去脉;在外面跑运输,遇上好的素材,也会详细记下来。

有一次,彭如听说岩口镇100年前有一条专门榨油的老街曾红极一时,外省许多高官都来这里买过茶籽油、香油。他走村入户采访当地近100位老年农民,拍摄了多种原始榨油工具,把如何炒油茶籽、进料、出料等榨油工序及木榨结构全部记录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两个月后,他写的《远逝的榨油声》一稿,先后在《人民政协报》、《文史博览》等6家报刊配图发表。

彭如文化程度不高,但他28年来勤学、勤写,每天从地里忙完农活回到家,来不及洗掉腿上的泥巴,就开始伏案写作,家务事常常顾不上,妻子嗔怪他“不务正业”。一天下午突然下起大雨,妻子赶紧喊他去晒谷坪收稻谷,可彭如正趴在桌上用心写稿,没听到妻子的喊声,稻谷淋湿了。妻子问他:“你以后就靠写东西吃饭了吗?”“对,这就是我的精神粮食!”彭如笑着回答。

见他如此“顽固不化”,妻子转而默默支持他写作。每写一篇稿子,彭如总要修改多遍,直到自己满意为止。半夜三更,妻子一觉醒来,发现他还在文稿上圈圈点点,就会悄悄起床,给他煮两个鸡蛋当“夜宵”。

为提高写作技巧,彭如还经常拿着文稿坐班车去县内外,向名师请教。村支书见他如此好学,干脆把“农家书屋”的钥匙交给他,让他担任管理员。通过阅读和实践,他掌握了故事、小说等文体的写作技巧,稿件命中率逐步提高,一些编辑还主动向他约稿。去年10月,他创作的小说《村支书雇村民》获隆回县建党90周年征文一等奖。他的《油菜花开油菜香》等3篇作品,还获得省以上奖励。

稿件不断发表和获奖,这更加激发了彭如的写作热情。为提高写作效率,去年,他央求妻子从并不宽裕的家庭“财政”中挤出1万多元,买了电脑、照相机、摩托车等现代化工具。

学电脑时,彭如请儿女当老师,教自己打字、发电子邮件及网上阅读。打字拼音念不准,字打不出,他就买本《新华字典》放在电脑旁,妻子笑他是“八十岁学石匠”。

通过半年努力,彭如终于学会了电脑操作,不仅可以在网上写作、发信件,而且经常利用QQ和编辑、文友交流。这样一来,写作视野不断拓宽,许多大稿、特稿纷纷见诸报端。

如今,电脑、照相机、摩托车成了彭如写作的“三件宝”,他一有时间就背着相机、骑上摩托深入村寨,搜集、整理民间传说和文史资料,或在电脑前潜心写作。他说:“我要将写作坚持到老。”

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时,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,和人分享才会。当你赚到很多钱时…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